龙八国际客户端下载较2015年年底增加956亿元,全国收费公路里程净增1858公里

保障公众对收费公路信息的知情权监督权——交通运输部公路局有关负责人就《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答记者问

  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总额为4548.5亿元,支出总额为8691.7亿元。收费公路支出中超过八成是偿还到期债务本金和利息,其余两成用于养护管理、公路及附属设施改扩建以及税费等其他支出。各项支出占收费公路支出总额的比例较2015年没有显著的变化。

6.23万公里经营性公路中,高速公路5.12万公里,一级公路0.52万公里,二级公路0.50万公里,独立桥梁隧道879公里,分别占经营性公路里程的82.2%、8.3%、8.1%和1.4%。经营性高速公路占收费高速公路里程的43.7%。

“一方面,2015年我国公路建设任务重,债务增长速度快,还本付息的支出也在快速增长;另一方面,当前收费公路已进入偿债高峰期,因此收支缺口还将不断增大。”孙永红介绍。

目前,我国高速公路还处在加快成网的集中建设阶段,国家财政投入无法满足需求。《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的7.59万亿元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中,财政性资本金投入占17%,非财政性资本金投入占14%,而银行贷款本金占了63.5%,其他债务占5.5%。具体分析2016年收费公路的收支缺口比2015年增加,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从债务余额来看,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约各占三分之一,但从通行费收入来看,东部地区的收入大约占全国的一半,中西部各占四分之一。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收费公路确实存在着偿债压力更大的问题。

2015年度,经营性公路通行费收支缺口1420.8亿元。其中,高速公路1331.2亿元,一级公路42.9亿元,二级公路4.4亿元,独立桥梁隧道42.3亿元,分别占经营性公路通行费收支缺口的93.7%、3.0%、0.3%和3.0%。

从近两年的统计公报数据看,2015年收费公路的收支缺口比2014年增加一倍多,收支缺口还在不断增大。但通过分析,收费公路具备足够的还息能力,债务总体风险可控。

三是通行费收入不断增长,收支缺口增速放缓。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4548.5亿元,与2015年相比净增450.7亿元,增长11%。与此同时,支出8691.7亿元,比2015年净增1406.7亿元,增长19.3%,其中主要增长是还本付息支出。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收支缺口4143.3亿元,比2015年增加956亿元。虽然收支缺口进一步扩大,但与2015年收支缺口增加1616.2亿元相比,增速有所减缓。

  近年来,我国收费公路债务规模越来越大,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1. 通行费收支缺口:使用通行费收入减去支出总额,正值为盈余,负值为缺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为提高统计数据的准确性和可靠性,《收费公路统计报表制度》中明确规定,投资、债务、收入、支出等涉及资金的数据,应严格依据财政决算或经第三方审计的财务数据填报。

  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收费公路偿债压力更大,这些地区是否会减少收费公路建设?

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共有主线收费站1588个。其中,高速公路730个,一级公路412个,二级公路342个,独立桥梁隧道104个,分别占主线收费站数量的46.0%、25.9%、21.5%和6.5%。

9月20日,交通运输部发布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6.44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的3.59%,比重较上一年下降0.05%;累计建设投资总额69488.5亿元,债务余额44493.7亿元。

《统计公报》的数据是如何获取的?

  高速公路加速成网,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2015年度,全国收费公路共减免车辆通行费544.6亿元。其中,鲜活农产品运输车辆减免281.0亿元,重大节假日小型客车免费通行减免207.2亿元,其他政策性减免56.3亿元,分别占通行费减免总额的51.6%、38.1%和10.3%。

专家指出,从长远来看,收费公路债务规模的增长并不是无限的。《国家公路网规划》有明确的规划目标,待大规模建设高峰过去,路网趋于稳定,每年增加的债务也会随之降低,通行费收入则会随着交通量的增长而增加,收费公路的偿债能力将不断增强,届时债务规模会逐步下降,收支趋于平衡,直至偿还全部债务。

逐级汇总,第三方审计。

  公路是公共产品,具有普遍服务特性,修建多少公路、修建多少收费公路取决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公路建设,既要讲经济效益,更要讲社会效益,只要群众有需要,只要经济社会有需要,就应该加快建设。“十三五”期,我国将重点建设高品质的快速交通网络,基本实现高速公路对城区20万以上人口城市的全覆盖,主要建设任务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因此,未来一个时期,高速公路建设还会保持一定速度,里程规模也会持续稳定增长。

2015年度,经营性公路通行费收入2349.1亿元。其中,高速公路2146.5亿元,一级公路43.4亿元,二级公路25.5亿元,独立桥梁隧道133.7亿元,分别占经营性公路通行费收入的91.4%、1.8%、1.1%和5.7%。

“随着高速公路里程增加和逐步有序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全国收费公路里程结构进一步优化。”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副局长孙永红表示。

在统计数据来源方面,根据《统计法》规定,交通运输部制定了《收费公路统计报表制度》,并不断补充完善,经国家统计局批准同意后实施。《统计公报》中的所有数据均来自各省高速公路经营管理单位,并按照《统计法》规定对上报的统计数据负法律责任。各省和交通运输部汇总发布的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是对各经营管理单位填报统计数据的逐级汇总。

  6月28日,在全国各地发布本行政区域2016年收费公路统计数据的基础上,交通运输部汇总发布了《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简称《统计公报》),《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达到4.86亿元,与2015年相比,净增加4061亿元,增长9.1%。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总收入比2015年净增450.7亿元,增长11.0%,但通行费收支缺口扩大,收支缺口为4143.3亿元,较2015年年底增加956亿元,增长30.0%。收费公路债务规模为何越来越大?是否存在风险?收支缺口持续增大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人民财经就一系列热点问题采访了交通运输部公路局有关负责人。

9.
运营管理支出:是指人工成本、设备购置、路政管理、路产巡查、保险费用、水电燃油及取暖等支出,以及办公、差旅、运输、租赁、修理、咨询、诉讼、排污、物料消耗、技术开发等支出。

从公布的数据看,目前虽然收费公路的债务还在增长,但总体上仍在有效偿还,从长远来看,风险可控。

一是与我国公路建设模式密切相关。尽管我国财政收入增长较快,但用于公路建设养护的中央专项交通资金尚不能满足实际需要,公路建设特别是高速公路建设主要依靠收费公路政策筹集资金。《统计公报》显示,目前17.11万公里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7.59万亿元,其中4.81万亿元是银行贷款本金,0.42万亿元是其他债务本金,分别占到63.5%和5.5%。

  2017年1月26日,南京,大批车辆排队通过南京二桥高速公路收费站。视觉中国 资料

1.
政府还贷公路:是指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利用贷款或者向企业、个人有偿集资建设的公路,收费时使用财政票据。

对于备受关注的收费公路收入支出情况,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总额为4097.8亿元,支出总额为7285.1亿元。

二是收费公路资产规模增加,债务余额增大。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达到7.59万亿元,与2015年相比净增6369亿元,增长9.2%。与此同时,债务余额也进一步增大,达到4.86万亿元,与2015年相比净增4061亿元,增长9.1%。说明我国收费公路建设主要依靠债务性资金,财政性资本金投入不足,这也是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不断增大、还本付息支出压力大的直接原因。

摘要:6月28日,在全国各地发布本行政区域2016年收费公路统计数据的基础上,交通运输部汇总发布了《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简称《统计公报》),《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达到4.86亿元,与2015年相比,净增加4061亿元,增长9.1%…

10.21万公里政府还贷公路中,高速公路6.58万公里,一级公路1.82万公里,二级公路1.78万公里,独立桥梁隧道289公里,分别占政府还贷公路里程的64.5%、17.8%、17.4%和0.3%。政府还贷高速公路占收费高速公路里程的56.3%。

孙永红指出,2015年度全国收费公路减免车辆通行费总额占到实际通行费收入的13.3%,为降低农产品流通成本、促进旅游业发展、实惠人民群众出行作出了突出贡献。

收费公路收支缺口与企业经营亏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二者不能划等号,前者是一个年度收入与支出的差值,反映的是全年现金流入和流出状况,通俗来说就是“流水账”,其统计和计算方法相对简单;后者则是企业从经营角度考虑了折旧摊销、应收应付等多种财务因素后得出的结果,计算方法更为复杂,两者的内涵外延并不相同。通行费收支缺口反映的是收费公路行业的现金流压力和资金链的紧张程度。

  小修保养属于日常性养护,其支出费用与公路的里程密切相关,2016年收费公路里程增加,相应的小修保养支出也在增加;而大中修等养护工程投入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和不确定性,一般公路经过5年以后需要对路面进行中修,10年需要进行大修,具体的大中修年限与路段的通车年限、交通流量、自然灾害影响、地形地貌、建设标准、养护技术的进步、设备的更新换代、养护资金供给等诸多因素相关,因此不同年份需要大中修的里程会有较大差异,其支出也是动态变化的。2016年收费公路大中修投入较2015年下降18.5%,这也是今年养护经费支出有小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为69488.5亿元。其中,财政性资本金投入为12045.8亿元,非财政性资本金投入9773.9亿元,举借银行贷款本金44012.8亿元,举借其他债务本金3656.0亿元,分别占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的17.3%、14.1%、63.3%和5.3%。

《公报》显示,2015年新增的收费公路中,财政性资本金投入仅占17.3%,非财政性资本金占14.1%,银行贷款本金占63.3%。通过借新债建设新的收费公路,债务规模就会在一定时期内扩大。

债务规模为何越来越大,是否存在风险?

  目前,我国高速公路还处在加快成网的集中建设阶段,国家财政投入无法满足需求。《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的7.59万亿元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中,财政性资本金投入占17%,非财政性资本金投入占14%,而银行贷款本金占了63.5%,其他债务占5.5%。具体分析2016年收费公路的收支缺口比2015年增加,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政府还贷公路里程10.21万公里,累计建设投资总额37420.8亿元,年末债务余额25150.3亿元,年通行费收入1748.6亿元,年支出总额3515.1亿元,分别占全国收费公路的62.1%、53.9%、56.5%、42.7%和48.3%。

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全国收费公路里程净增1858公里,其中,高速公路净增10283公里,独立桥梁隧道净增375公里,但一级和二级公路净减8800公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